<ins id='36w1l'></ins>
<dl id='36w1l'></dl>
<i id='36w1l'><div id='36w1l'><ins id='36w1l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tr id='36w1l'><strong id='36w1l'></strong><small id='36w1l'></small><button id='36w1l'></button><li id='36w1l'><noscript id='36w1l'><big id='36w1l'></big><dt id='36w1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6w1l'><table id='36w1l'><blockquote id='36w1l'><tbody id='36w1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6w1l'></u><kbd id='36w1l'><kbd id='36w1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36w1l'><strong id='36w1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 id='36w1l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36w1l'></fieldset>
      1. <acronym id='36w1l'><em id='36w1l'></em><td id='36w1l'><div id='36w1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6w1l'><big id='36w1l'><big id='36w1l'></big><legend id='36w1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span id='36w1l'></span>

          兇宅出售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4
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在线看免费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

          1.有間兇宅

          各個房間轉瞭一圈後,我和女友都很滿意。我對領我們看房的中介說:“衛生間陰森森的,感覺不太好;而且價格也太高瞭。”

          中介老陳三十來歲,一臉誠懇。“價錢還能再商量。”他湊到我跟前附耳說,“我也不怕告訴你,這房子其實是兇宅。”我陡然一驚,拽著他來到陽臺。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我一臉不高興地問。

          “這房子裡死過一個姑娘。”老陳坦白道,“我們一般忌諱說這些,不過你用這個跟房主殺價,應該能便宜10萬。”

          “那姑娘怎麼死的?”

          “聽說是割腕。”老陳招呼我進瞭衛生間,裡面被一根塑料橫桿分成瞭前後兩部分,前面靠門是洗手池和馬桶,後面靠墻有一個淋浴噴頭,鍍鉻的表面已然發灰,看來有些日子沒用過瞭。塑料橫桿串著一排空蕩蕩的掛鉤,想必之前應該有一副浴簾。衛生間的燈壞瞭,老陳點亮手機,馬桶正對的墻壁瓷磚上佈著一道細細的裂紋,裂紋裡滲著隱約的紅色。“滲進去的血,刷不掉。”老陳說,“其實兇宅我們見多瞭,隻是大傢都不說罷瞭。”

          “我可是買來當婚房的。”我躊躇著說。

          10萬塊錢重要還是封建迷信重要?”老陳一語擊中要害。

          我猶疑地點點頭:“那你明天把房主約出來吧,我們見個面。”

          出瞭這間兇宅,女朋友問我和中介神神秘秘聊瞭些什麼。我支支吾吾地說中介讓我明天直接和房主砍價。“運氣好說不定能砍下幾萬……”聽我這麼說,女朋友大喜過望。我強顏歡笑,心裡卻暗暗有一絲說不出的不安。

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我和老陳又來到這棟沒有電梯的舊樓。我爬到五樓,剛剛直起脖子,就看到眼前有個黑影晃動,頭上還有兩點白光倏忽一閃,形同鬼魅。我瞬間想起割腕的女子,不由後退兩步,卻不想一腳踏空瞭。手忙腳亂之際,正在樓梯上的老陳伸手將我攬住。他清亮地咳嗽一聲,頭頂的聲控燈泡伴隨著“嗞嗞”的電流聲應聲亮起。昏黃的光斑裡,一個瘦弱的中年人正透過厚厚的眼鏡片看著我們。

          “這位就是房主許先生。”老陳給我介紹。許先生似乎不願一個人呆在房內,寧可在漆黑的樓道裡等我們。進屋之後我便開門見山:“房價您看能不能再降一些。”

          許先生囁嚅道:“我著急賣,價格本就不高……”說完求助地看向老陳,老陳假裝盯著手機。

          看來4萬塊的中介費不會白交。“而且戶型也不好,尤其衛生間。”我話音剛落,許先生臉色突然變得煞白,雙手緊張地搓來搓去。我乘勝追擊:“我一進去就覺得後背發涼,還有一股腥味。”

          “啊!”許先生突然大叫一聲,驚恐的眼睛瞪得極大。老陳見狀給我遞個眼色,示意效果已經達到瞭。自此,許先生的情緒低至谷底,基本不再言語。老陳佯裝替他說話,和我唱著雙簧一步一步把總價壓低瞭10萬。

          最終許先生無奈地擺擺手:“我認瞭,咱們盡快交易吧。”老陳長出一口氣,對我說:“沒問題的話就先交兩萬定金。”我點頭站起身來,正對著黑洞洞的衛生間,心中電光石火般閃過一個念頭,昨天困擾我的莫名憂懼頓時清晰起來,我明白什麼地方不對勁瞭!

          “我還要回去跟女友商量一下。”我苦笑一聲,“她才是當傢的。”許先生已無力爭辯,算是默許瞭。我和老陳出來,許先生跟在我們後面匆匆鎖瞭門。

          2.紅衣女鬼

          告別他倆,我到市場買瞭一臺便攜式驗鈔機。吃完午飯我把驗鈔機藏進衣兜,再次來到中介公司。公司和那棟樓隔路相望,老陳是老板之一。我對老陳說因為房子比較舊,我女朋友很關心廚房的煤氣管道,讓我確認一下是否安全。老陳已經得到許先生的委托,有一把房門鑰匙,可以直接帶我進去。我在廚房裝模作樣把各個閥門開開關關,折騰瞭好一會兒,然後捂著肚子說要去上個廁所。

          我進瞭黑乎乎的衛生間,反手把門鎖上,掏出驗鈔機打開,紫幽幽的光芒如同鬼火一般跳躍出來。我上午突然想到,割腕是很溫和的自殺方式,血怎會滲進一米多高的瓷磚裂縫裡?我把紫外燈貼近,隻見平素看起來幹凈的瓷磚接縫被紫光映出瞭暗棕色,隨著燈光的遊走,我不由倒吸一口涼氣——整面墻上幾乎所有的接縫處都反射著妖異的光芒,縱橫交錯,仿佛一面來自地獄的圍棋盤。

          肉眼看不到的細微血漬在紫外線下會呈現土棕色,這是我從偵探電影裡學到的小技巧。釉面上的血可以被擦掉,但接縫處卻很難清理幹凈;也就是說,這面墻曾被鮮血佈滿!這是貨真價實的兇宅啊,老陳也被騙瞭,割腕怎麼會濺得滿墻都是?應該是很殘忍的兇殺,難怪房主許先生如此神經質。

          我強忍嘔吐開門沖出來,差點和老陳撞個滿懷。他正好站在門外,憂心忡忡地盯著我:“沒事吧?我看你這麼長時間沒出來,還以為出瞭什麼問題。”

          “沒事沒事,肚子不舒服。”我含糊回答,驀然發現驗鈔機還攥在手上,忙塞進兜裡,“明天幫我約一下許先生吧,煤氣管道雖然沒問題,但自來水管堵瞭。”

          隔天,我又見到瞭許先生。我註意到他手指頎長,食指輕微痙攣,手心總是汗津津的。我腦補他拿刀的樣子,把一個女子劈死在衛生間裡,動脈血在心臟高壓之下噴薄而出,如同崩裂的水管,很快淹沒瞭一面墻。“衛生間水管好像老化瞭,我擔心哪天爆掉,水全噴到墻上。”我鼓起勇氣暗示他。